援鄂专家: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员无一感染 这是一个壮举

援鄂专家: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员无一感染 这是一个壮举
人民网北京5月5日电(董童)在今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协和医院党委书记、心内科专家、领队张抒扬表示,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队员没有一个感染,这是一个壮举。我国的医务人员经历了这样一个大考,向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是一支值得信赖的优秀团队。  张抒扬介绍,援鄂医疗队在到达武汉后,立即就开展了培训。“第一个培训就是如何做好个人防护。队员们在不断培训和严格要求下穿上防护服后,由专人进行检查,要检查口罩戴得是否严实、护目镜是否戴好、隔离衣穿得是否正确,检查合格后才会放行。当我们目送这些队员们走向红区时,心都是揪着的,每次都会向他们说,盼着你平安回来。”她回忆说。  张抒扬表示,在武汉的这段时间,天气时常变化,下雪或冰雹都是常事。在这种情况下,不仅病人会喊冷,队员们在病房中忙出一身汗后浑身都湿透了,冷风吹进去也是直打寒战。时常有队员发烧、感冒、嗓子疼,都会担心是否被感染。当地医院为解决这一问题,专门配备了检验科人员,及时为队员们进行核酸检测。同时,也为患者检测,观察哪些是阳性,哪些已经解除。另外,还要测量环境中的病毒,对所有环境消杀、清洁,才能确保没有一个队员被感染。  张抒扬介绍,队员们由于对新冠肺炎这一全新疾病认知度不足,在救治过程中会有招架不住的感觉。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精准地认识这一疾病。协和医院医疗团队要求,每位医护人员都要到床旁陪伴患者,观察病情变化,了解患者治疗后的反应。同时,为提升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医疗队还积极开展了尸体解剖工作。不仅局限于临床上的任何症状,更可以从根本上看到全身脏器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这样才能够做到将治疗关口前移,使患者早点转危为安。  “所以这两个困难对我们考验最大。首先要确保病人安全,毕竟医护人员是用生命守护生命。其次要确保队员安全,我们医院发挥了整体力量,得到了各方支持和关照。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队员没有一个感染,这是一个壮举。我国的医务人员经历了这样一个大考,向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是一支值得信赖的优秀团队。”张抒扬说。

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基本稳定 再发涡振可能性较低

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基本稳定 再发涡振可能性较低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基本稳定 再发涡振可能性较低  5月5日下午2点左右,虎门大桥桥面发生明显振动,大桥管理部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联合交警部门采取了双向交通管制措施。虎门大桥为何会发生抖动?是否影响桥梁安全?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在5月6日已经抵达现场开展调查研讨,并向媒体回应了社会关切。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已基本稳定  涡振发生之后,这一路段实行了交通管制,禁止社会车辆通行。专家介绍,根据对桥梁的监测,涡振的现象在5月6日下午逐步恢复正常。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教授 吴明远:实际上到了今天(5月6日)下午就是12:30以后,基本上这个抖动就恢复了正常,就和过去的(状态)差不多了我们昨天(5月5日)晚上的专家会的意见认为,这个是涡振产生的,悬索桥会有两种震动,一种是会影响舒适性的叫涡振,另外一种就是会影响桥梁安全的叫颤振,我们这次发生主要是影响舒适性的涡振,应该说这个涡振对桥梁结构不会产生大的影响,当然了,如果是长时间地发生涡振,会有(桥梁)疲劳的问题发生,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就是不到20个小时桥梁基本上是稳定了。  根据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的初步判断,虎门大桥此次抖动,主要原因是由于沿桥跨边护栏连续设置水马,在特定风环境条件下产生的桥梁涡振现象。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同济大学教授 陈艾荣:水马靠近栏杆以后,本来透风的栏杆就变成了实体的,流线型的断面就变成了不流线型的断面,气流经过钝体以后,会产生分离,就会形成漩涡,形成一个个的漩涡,它有(振动)频率,这个频率跟桥梁的自身频率比较接近的时候,就会发生共振,我们叫涡激共振。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专家:再次发生明显涡振可能性较低  专家介绍,虎门大桥采用的是流线型的断面设计,本身的风阻较小,发生涡振的概率也比较小。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同济大学教授 陈艾荣:发生的概率很低,(桥梁的)断面选择比较好,但不能保证(不发生),(通车)23年没发生,不是23年以后就不发生,这个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但是发生像这种明显的振动,可能性比较低,但不是百分之百就没有,也许还有,但是它不会引起安全问题。  从5月5日下午2点虎门大桥发生涡振以后,这一路段一直处于交通管制状态。那么,现在是否具备通车条件呢?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同济大学教授 陈艾荣:本身风的问题,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通车是没有问题的,即使在桥上发生这样的振动,大家也别慌张,大桥开放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我的观点。  不过专家表示,大桥最终的开放还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需要保持稳慎的态度,在全面完成桥梁检测之后,才能够确定具体恢复通行的时间。  (总台央视记者 公海泉 魏星 黄东旭 吴穗斌 赵晨)

消费券拉动“五一”经济 郑州消费金额增速全国排名第五

消费券拉动“五一”经济 郑州消费金额增速全国排名第五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孙煊哲 “五一”假期前夕,郑州市发放第二期共1.6亿元消费券,以期拉动“五一”消费市场。来自支付宝的数据显示,“五一”期间,郑州消费金额同比增速排名全国第五。小店交易金额增幅最高的五座城市分别是温州、重庆、济南、郑州、合肥,其中郑州支付宝消费券的带动笔数增速高达122%,带动消费金额增速达到了26%。 4月28日上午10点,郑州市第二期1.6亿元消费券准时发放,148.4万张消费券160秒被全部抢空,平均每秒抢100万元。 “支付宝消费券真是实打实的优惠。”郑州市民李先生说,他抢到了“300减50”的餐饮消费券,在支付宝口碑活动专区购买了城墙根饭店原价627的套餐,可叠加消费券优惠,最后只花了349元,相当于打了五五折。消费券拉动了饭店的整体营业额,“五一前三天总收入环比上涨30%。”城墙根相关负责人介绍称。 同时消费券也拉动了商家客流的增长。5月1日当天,佳客来储值额占当日销售额的近4成,达到了疫情发生后最高值。“我们储值600元可享受消费八折的优惠,叠加600减100的消费券后,相当于六六折,客流量和营业额明显回升。”佳客来牛排东风路店的黄经理说。 来自苏宁百货的数据显示,郑州第二期消费券对商场整体销售有明显促进作用。五一当天客流量比前一天增加了136%,整体客流量已经恢复至同期的70%。百货消费中,黄金珠宝品类卖得最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年底和春节是黄金珠宝类消费的高峰期,但是疫情耽误了郑州人民“过年买金”的消费计划;二是商场五一活动力度空前,包括黄金最高每克减50元,并且免费换新,免收折旧费等。此外,六福珠宝、周大生、明牌珠宝、金大福、老凤祥等多家一线品牌也都自行补贴并发放门店消费券,对刺激消费起到促进作用。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表示,郑州第二期消费券的发放时间选在“五一”前三天,意指“五一”黄金周,购物消费券和餐饮消费券两大类贴合假期的消费需求,有效调动了郑州市民的消费情绪,提振了商贸、餐饮企业的经营信心。 编辑:魏蔚

浙大等机构学者被国外期刊撤稿30余篇:伪造同行评议-论文-学术不端

浙大等机构学者被国外期刊撤稿30余篇:伪造同行评议|论文|学术不端
原标题:浙大北航等机构学者被国外期刊撤稿30余篇:伪造同行评议 因“学术不端”问题,国内学术圈又迎来了一次规模不小的“地震”。 今年4月,国际著名学术出版集团施普林格(Springer)旗下期刊 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 批量撤销33篇论文,加上该期刊近两年撤下的另8篇论文,总共有41篇,其中39篇论文的主要作者来自中国。 撤稿理由包括剽窃他人未发表手稿(duplicated from an unpublished manuscript)、操纵作者身份(authorship manipulation)、试图颠覆同行评议发表系统(an attempt to subvert the peer review process)、内容抄袭(substantial overlap most notably with the article cited)、图像未经允许不当复制(figure duplication without appropriate permission)。其中超过一半的论文作者同意撤稿。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初步统计,这场集体撤销论文风波牵涉到国内数十家高校、单位和公司,包括浙江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武汉科技大学、中国计量大学等,其中不乏有多篇论文还获得了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资助。 而被“下架”论文最多的前三家机构分别是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合肥工业大学,其中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同一位通讯作者甚至被撤销7篇论文,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和合肥工业大学也分别有同一通讯作者被撤稿4篇的情况。 “学术带头人”被撤稿7篇 施普林格(Springer)掀起的这场论文打假,让学术不端的行为暴露在阳光下。 澎湃新闻统计发现,在此次集体撤稿波及到的数十家高校、单位和公司当中,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包括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电力科学研究院、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信息通信分公司等)、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合肥工业大学是提到最多的高校单位,分别被撤下12篇、7篇、4篇论文,另外还有3篇是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与合肥工业大学合作的文章。 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成为被撤稿最多的单位。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吴怡、实习生林海颐整理翻译,数据来源:施普林格(Springer)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被撤的7篇论文均来自于同一位通讯作者“Chao Xiong”。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期刊指出,这7篇被撤的论文均剽窃他人未发表手稿,其中4篇操纵作者身份、试图颠覆同行评议发表系统。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被撤的7篇论文。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论文均标注获得了多个项目基金支持,包括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研究项目(BRA2016111)、江苏省重点研发计划(BE2016200)、常州市科技计划项目(CE20175031)、电子信息测试技术安徽省重点实验室(依托单位: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四十一研究所)(YFKM-WHH-201705-01)、常州市高技术研究重点实验室(CM20173003)、江苏省高等学校重点实验室建设项目。 这7篇论文的撤稿时间不同,有4篇在今年4月份,3篇在2018年6月。通讯作者Chao Xiong只同意撤下其中5篇,反对另2篇的撤稿。论文的其余作者均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澎湃新闻检索发现,“Chao Xiong”实为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前任副院长熊超。学院旧版官网的“教师名录”和“人才工程”栏目显示,熊超在2016年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2017年成为江苏省青蓝工程中青年学术带头人。 而在近两年的学校新版官网上,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分拆成了电气信息工程学院、光电工程学院,熊超没有出现在领导名单之列。 澎湃新闻就上述论文撤销事件联系熊超,对方回应称,“同意撤稿表示我认同期刊(提出)的问题,相关的经费已经被撤销了。” 这7篇被撤论文中,有3篇是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四十一研究所合作的。公司官网显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四十一研究所(简称“41所”)是我国唯一的专业电子测量仪器研究所,本部位于安徽省蚌埠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迄今为止,41所共完成科研成果近400项,4项获国家奖,100多项获部、省级科技进步奖。 “下架”论文多数来自同一特刊 除了上述常州工学院电气与光电工程学院被撤的7篇论文,来自合肥工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学院的通讯作者“Zepeng Wang”,也同样被撤稿4篇,撤稿理由主要为剽窃他人未发表手稿、操纵作者身份、试图颠覆同行评议发表系统。 另外,来自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信息通信分公司的论文通讯作者“Caiyou Zhang”,也有4篇论文被撤,撤稿理由主要为内容抄袭、操纵作者身份、试图颠覆同行评议发表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闻检索发现,以“Caiyou Zhang”为通讯作者的这四篇论文,存在一稿多投的情况。这四篇论文也曾于2018年-2019年期间发表在另一国际著名学术出版集团爱思唯尔(Elsevier)旗下的Journal of Visual Communication and Image Representation期刊,不过也均被撤稿。 然而,同样是这四篇论文的作者栏,却只有1篇出现了“Caiyou Zhang”的名字。另有两篇的通讯作者也变成了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信息通信分公司的“BoDai”。 施普林格(Springer)官网显示,本次集体撤稿的论文大多数来自特刊“Multi-source Weak Data Management using Big Data”,是期刊组织的特刊征稿(Special issue)。 巧合的是,该特刊的客座编辑(Guest Editors)分别来自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信息通信分公司(State Grid Zhejiang Electric Power Company Information Telecommunications Branch)、合肥工业大学(Hef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阿里巴巴复杂科学研究中心(Alibaba Research Center for Complexity Sciences)、天津大学(Tianjin University)、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新加坡国立大学被撤的两篇论文与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信息通信分公司有合作。 “Multi-source Weak Data Management using Big Data”特刊客座编辑名单。 关于客座编辑在本期特刊的角色以及撤稿事件的调查结果,澎湃新闻邮件联系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期刊的总编辑,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具体答复。 值得注意的是,多篇论文的撤稿理由均提及“颠覆同行评议发表系统”,这如何理解?澎湃新闻根据公开资料了解到,同行评议是学术刊物普遍采取的论文评审制度。一般由刊物编辑邀请论文所涉领域的专家学者评价论文质量,提出评审修改意见,主编参考评议结果后决定是否刊发。 由国外两位科学工作者创建的网站Retraction Watch(撤稿观察)显示,通常论文被撤的原因包括同行评议造假,指的是故意不按照期刊指南或道德标准进行同行评审。 2017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制定了《科技工作者道德行为自律规范》。其中提及,反对委托代写代发论文。遵循论文撰写和发表规范,反对以粗制滥造和低水平重复论文挤占浪费学术资源,共同抵制学术论文发表中第三方中介机构投机取巧谋取利益的不端行为,反对委托“第三方”代写代投论文、对论文内容进行实质性修改、提供虚假同行评审人信息或评审意见,维护好中国科技工作者的社会形象和学术尊严,提升中国科学家的国际声誉。 多篇被撤论文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此次被撤稿的论文中有多篇标注获得了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的资助,作者主要出自浙江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合肥工业大学、武汉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计量大学、国家数字交换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除了浙江大学论文作者并未回应,其他均表示同意撤稿。标注获得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的被撤论文名单。 6天前,澎湃新闻就上述撤稿事件邮件联系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的论文通讯作者“Liye Gui”,以及中国计量大学计量测试工程学院论文通讯作者“Yongjun Zheng”,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对方的回应。 而获得基金资助的被撤论文将如何处理?5月6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研诚信建设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表示,由宣传处统一口径回复媒体。而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我们目前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情况(汇报),需要把详细的内容上报给领导再作出正式回应。 这并非是施普林格(Springer)首次“下架”问题论文。据《北京青年报》报道,2015年8月,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撤回旗下10本学术期刊上发表的64篇论文,绝大部分来自中国。 2017年4月,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旗下的《肿瘤生物学》杂志一次性撤销107篇中国学者的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这被喻为国内学术圈的一次“大地震”。 同年8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时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表示,针对这个问题主要有两种处理情况:第一种是若发现该论文有学术不端行为、撤稿或者是其他的行为,且标注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就要对这个工作进行处理。第二种是这些被撤稿的论文,被用来作为基础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话,就要重新审阅。 针对2017年施普林格出版集团论文“撤稿事件”,当时杨卫透露,大概总数有70几位相关责任人进行通报批评,取消50几位责任人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的资格1到7年,撤销40多项已经获得资助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对这些事情的严肃处理会为这一类学术不端行为,起到重要的、关键的制止作用。” 随着2020年科学基金项目评审季的到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于4月27日发布的《关于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营造风清气正评审环境的公开信》称,评审专家独立、客观、公正地开展评审工作,抵制各种人情评审,不投感情票、单位票、利益票,不违规与被评审项目的利益相关人员联系,不披露任何未公开的与评审有关的信息,不接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请托,坚决抵制任何干预正常评审工作的不良行为,并自觉回避利益冲突。

特朗普怼“政府吹哨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特朗普-国会山报

特朗普怼“政府吹哨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特朗普|国会山报
原标题:特朗普怼“政府吹哨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 “我没见过布莱特博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我没听到过关于他的好事情,压根一点关于他的好事情都没听过。” “我没见过布莱特博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对我来说,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心怀不满的员工,试图帮助民主党赢得选举。”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当地时间6日,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被问及前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署主任里克·布莱特前一天举报政府一事时表示,自己当天早些时候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事。布莱特5日向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提交书面举报材料,称上个月自己被解除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署主任职务,是因遭到特朗普政府的报复。 《国会山报》:特朗普称前疫苗主管“看起来心怀不满” 据《国会山报》报道,当天在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回答有关问题时说:“我没见过布莱特博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我没听到过关于他的好事情,压根一点关于他的好事情都没听过。”特朗普还表示,“对我来说,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心怀不满的员工,试图帮助民主党赢得选举。” 路透社5日在报道布莱特举报特朗普政府一事时将这名官员称为“美国吹哨人”。根据此前报道,布莱特在长达89页的举报材料中说,自己1月时就曾对新冠病毒疫情发出过警告,呼吁特朗普政府迅速开发治疗方法和疫苗,并储备更多的N95口罩和呼吸机,但为此遭遇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和其他卫生部高官“不友好的对待”。书面材料中写道:“布莱特博士针对这场疫情大流行紧急采取了行动,却受到来自卫生部高层包括部长阿扎尔的抵触,他们似乎有意降低疫情的灾难性威胁”。布莱特(资料图) 布莱特还表示,他与自己的上司、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罗伯特·卡德勒克之间至少有两年的冲突关系。布莱特称,卡德勒克和其他人向他施加压力,要求他从那些与政府有政治联系的公司采购药品和医疗产品,用于美国政府紧急医疗设备储备。此外布莱特上个月曾发表声明表示,自己因不愿意推广羟氯喹药物,已被调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个“影响力较小的职位”。他在声明中说,美国政府推广的羟氯喹药物,把它奉为灵丹妙药的做法没有科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