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破坏地铁分支电缆线 案值达上万被刑拘

男子破坏地铁分支电缆线 案值达上万被刑拘
新民晚报讯 (记者 孙云)5月4日凌晨,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一男子在偷盗轨交九号线分支电缆线时,被附近厂区青年保安巡逻时发现并报警。民警当场抓获正在对电缆进行“解剖”的孙某,涉案价值达上万元。图说:男子破坏地铁分支电缆线 松江公安供图5月4日凌晨4时许,松江公安分局泗泾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称,有人在泗泾镇九号线地铁站附近偷盗电缆线。接报后,民警火速赶往现场,发现一男子正蹲在几根电缆线旁进行“剥离”,民警立即上前控制住孙某,随后把孙某带回所内并对其进行深入调查。民警循线追踪,5月5日在奉贤区南桥镇成功抓获同案犯牛某。到案后,孙某和牛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其交代, 5月4日凌晨因手头拮据,两人准备好工具前往泗泾镇轨交九号线站点附近实施作案。牛某带着大力钳爬上树将附近的电缆两头剪断,孙某负责望风和将电缆线中间的铜线剥离出来,被青年保安及时发现并报警,两名嫌疑人迅速被警方抓获归案。目前,嫌疑人孙某和牛某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已被松江警方刑事拘留。警方提示:贪图小利破坏电缆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警方将依法对此类行为开展严厉打击。

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基本稳定 再发涡振可能性较低

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基本稳定 再发涡振可能性较低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基本稳定 再发涡振可能性较低  5月5日下午2点左右,虎门大桥桥面发生明显振动,大桥管理部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联合交警部门采取了双向交通管制措施。虎门大桥为何会发生抖动?是否影响桥梁安全?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在5月6日已经抵达现场开展调查研讨,并向媒体回应了社会关切。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专家:虎门大桥桥梁已基本稳定  涡振发生之后,这一路段实行了交通管制,禁止社会车辆通行。专家介绍,根据对桥梁的监测,涡振的现象在5月6日下午逐步恢复正常。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教授 吴明远:实际上到了今天(5月6日)下午就是12:30以后,基本上这个抖动就恢复了正常,就和过去的(状态)差不多了我们昨天(5月5日)晚上的专家会的意见认为,这个是涡振产生的,悬索桥会有两种震动,一种是会影响舒适性的叫涡振,另外一种就是会影响桥梁安全的叫颤振,我们这次发生主要是影响舒适性的涡振,应该说这个涡振对桥梁结构不会产生大的影响,当然了,如果是长时间地发生涡振,会有(桥梁)疲劳的问题发生,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就是不到20个小时桥梁基本上是稳定了。  根据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的初步判断,虎门大桥此次抖动,主要原因是由于沿桥跨边护栏连续设置水马,在特定风环境条件下产生的桥梁涡振现象。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同济大学教授 陈艾荣:水马靠近栏杆以后,本来透风的栏杆就变成了实体的,流线型的断面就变成了不流线型的断面,气流经过钝体以后,会产生分离,就会形成漩涡,形成一个个的漩涡,它有(振动)频率,这个频率跟桥梁的自身频率比较接近的时候,就会发生共振,我们叫涡激共振。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专家:再次发生明显涡振可能性较低  专家介绍,虎门大桥采用的是流线型的断面设计,本身的风阻较小,发生涡振的概率也比较小。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同济大学教授 陈艾荣:发生的概率很低,(桥梁的)断面选择比较好,但不能保证(不发生),(通车)23年没发生,不是23年以后就不发生,这个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但是发生像这种明显的振动,可能性比较低,但不是百分之百就没有,也许还有,但是它不会引起安全问题。  从5月5日下午2点虎门大桥发生涡振以后,这一路段一直处于交通管制状态。那么,现在是否具备通车条件呢?  交通运输部专家工作组成员、同济大学教授 陈艾荣:本身风的问题,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通车是没有问题的,即使在桥上发生这样的振动,大家也别慌张,大桥开放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我的观点。  不过专家表示,大桥最终的开放还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需要保持稳慎的态度,在全面完成桥梁检测之后,才能够确定具体恢复通行的时间。  (总台央视记者 公海泉 魏星 黄东旭 吴穗斌 赵晨)

国际象棋“国家杯”4轮战罢 中国队领跑积分榜

国际象棋“国家杯”4轮战罢 中国队领跑积分榜
客户端5月7日电 国际象棋“国家杯”网络团体赛7日凌晨结束第3、4轮争夺,中国队战平俄罗斯队、小胜印度队,以3胜1平积7分的战绩继续领跑积分榜。  在与俄罗斯队的第3轮较量中,中国队派出丁立人、余泱漪、韦奕和居文君。与阿杰梅耶夫比赛时,韦奕频繁网络掉线,最终遗憾负于对手。之后,余泱漪和居文君先后与对手战和。丁立人战胜涅波,帮助中国队2:2战平俄罗斯队。  第四轮对阵印度队,中国队派出丁立人、王皓、余泱漪和侯逸凡出战。王皓战胜印度小将维迪特,为中国队拿下关键一分。此后,余泱漪和丁立人分别弈和哈里克里什南和阿南德。最后结束的一场女子比赛中,侯逸凡也与科内鲁战成平局。最终,中国队以2.5:1.5获胜。  前4轮比赛过后,中国队位列榜首,美国和欧洲联队同积5分紧随其后。按照赛程,10轮双循环比赛过后,排名前两位的队伍将进入到冠亚军争夺战。(完)

新华社述评:当国际抗疫合作遭遇美国“甩锅”政府-疫情-新冠肺炎-美国

新华社述评:当国际抗疫合作遭遇美国“甩锅”政府|疫情|新冠肺炎|美国
原标题:述评:当国际抗疫合作遭遇美国“甩锅”政府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后百日,面对持续蔓延的疫情,国际社会最需要齐心协力、团结应对,携手赢得这场人类同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战争。然而,加强抗击疫情国际合作的多边主义诉求,受到以“美国优先”为代表的单边主义掣肘和阻碍。 疫情凶猛,世界措手不及。但美国一些政客叫嚣“美国优先”,其狭隘的零和思维及“甩锅”本色,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不仅导致抗疫国际合作受到严重干扰,也令美国与中国关系、与欧盟关系面临严峻挑战。 美国疫情于中国、欧洲之后大暴发。然而,美国政府忽视中国通报、世界卫生组织警告以及欧洲疫情严重性,既未提前做好防控部署,也未于疫情暴发后及时调整政策。对因自己应对不力导致疫情大暴发的恶果,美国政府将污水一股脑泼给中国,发起疫情政治化、污名化的国际舆论攻势,后又试图对华进行追责索赔政治讹诈。 美国政府“杀熟”也是毫不含糊——在未同欧盟沟通情况下,单方面禁止欧洲国家公民入境美国;单方面截留德国和法国防疫物资;单方面从疫情严重的意大利运走病毒检测试剂盒……在欧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疫情大流行“震中”而亟需援助之际,美国“老大哥”非但隔岸观火,更是施以黑手,令欧洲盟友们寒心。 美国政府还以世界卫生组织“偏袒中国”“领导不力”等为由,宣布暂停向该组织缴纳会费及提供资金支持。在全球抗疫处在逆水行舟时期,美国一些政客将抗疫战场变成政治秀场,出于政治私利,“甩锅”中国、“断供”世界卫生组织,这些做法严重干扰了国际社会乃至美国自身防控疫情的努力,产生极为恶劣的国际影响。 美国政府上述表现,是其近年来在“美国优先”单边主义道路上一意孤行的新的例证。“世界观”出现偏差的美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中恃强凌弱,不断通过退群毁约的单边行径,冲击多边主义,威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动摇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给国际社会带来诸多难题和困扰,成为当今世界的麻烦制造者。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科里·舍克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题为《美国未能通过这场领导力测试》的文章中说,新冠疫情的全球影响本可通过国际组织作用而极大削弱,而这本是美国应该领导的事情。然而,在这场领导力测试中,美国“挂科”了。由于美国政府的狭隘自私与无能为力,美国将不再被视为国际体系的领导者。 所幸,以中国和欧盟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多数成员一直在致力推动抗击疫情国际合作。面对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中欧双方相互支持和帮助,都主张维护多边主义,积极响应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倡议,就抗击疫情开展国际合作。双方还积极参与疫苗、治疗药物、诊断试剂等研发生产,向公共卫生体系薄弱的地区提供支持。 虽然断言这场新冠疫情如何重塑国际政治格局为时尚早,但是面对疫情,是坚持科学理性还是制造政治分歧?是加强跨国合作还是寻求脱钩孤立?是推进多边协调还是奉行单边主义?公道自在人心。相信国际社会能够给出符合时代潮流、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答案。(执笔记者:任珂;参与记者:于帅帅、刘品然)

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飞行军”

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飞行军”
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飞行军”  5月6日,在空降兵某合成旅大操场上,千余名官兵庄严列阵,隆重举行我国自主研发的某型轮式装甲车授装仪式,见证“飞行军”再添“风火轮”的特殊时刻。  负责接装工作的助理员杨亮介绍,作为新型信息化装甲装备,该车战略机动能力强、火力打击能力精、综合防护性能优,适用于我军主力机型进行空运空投,能与装备空降兵的另一款履带装甲战车配合使用,“它的列装并形成战斗力,将填补空降兵在轮式装甲装备方面的空白,也标志着空降兵‘空中机械化’‘信息化建设’迈上了新台阶。”  授装仪式一结束,10余台新列装的轮式装甲车就驶向训练场,展开人装结合训练。该旅旅长郑迎军表示,在新车研制生产时,旅里就组织官兵分批到装备生产厂家跟岗见学,提前培养出了一批技术尖子和操作骨干,如今新车到位后更是争分夺秒进行训练,争取早日形成战斗力。  据了解,空降合成旅是改革调整后空降兵新组建成立的新型空降作战力量,拥有步兵、炮兵、侦察兵、装甲兵、通信兵等10多个专业兵种,但武器装备建设还存在系统不配套、结构不合理、信息化程度低、体系功能弱等问题,演习演练中还存在“各自为战”等现象。  郑迎军介绍,随着该车的列装,其车载指控通信平台和网络,能将作战单元、侦察单元、指控通信单元等聚合形成一体化作战体系,以往“联不上、联不好”等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切实形成体系制胜优势。  今年是空降兵成立70周年,空降兵武器装备建设也走过了70年跨越式发展历程。组建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空降兵受限于装备水平和“陆军老大哥”的传统思想,始终沿袭“一人一具伞一杆枪”的轻装模式,仅能空投120公斤以内的武器装备,飞在空中却走在地面,处于“空中步兵”的艰苦发展阶段。  “在战场上没有重火力就没有发言权。”新中国首批62名伞兵之一、开封干休所退休老干部王福荣说,那个时候空降兵参加全军对抗演习,着陆后全靠两条腿跟对手的坦克轮子赛跑,靠轻武器迎“敌”。王福荣说:“今天看到新型轮式装甲车列装,我很高兴,空降兵一着陆就有了重家伙,也算是圆了我们老一辈空降兵的心愿。”  重装空投这扇大门打不开,空降兵的机械化就无法实现,建立在机械化基础上的信息化更无从谈起。曾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长的高级工程师李振波介绍,“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走出国门看到,俄空降兵利用空降型战车打得对手落花流水,而我们还只能空投单薄的小件装备,差距是明显的。”  “这对中国空降兵是不小的刺激。”在加快转型发展、增强战斗力的现实要求下,空降兵的发展走上了重装机械化的道路。这一时期,空降兵部队被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由此进入发展“快车道”。  2000年8月,空降兵成功进行了一次连投30件作战物资的试验,超过国外一次连投最多22件的纪录,这是空降作战物资实施快速补给最有效的方法,从此,空降兵有了可靠的“机动式仓库”。  2002年6月,黄河滩头,重型装备的空降空投取得历史性突破,空投重量达到××吨,保证了各种车辆、火炮等大型装备能随机空投,为重型装备伴随空降作战创造了技术条件。  2005年8月,在胶东半岛,重型装备3件连投实施成功。中国继美国、俄罗斯等少数国家之后掌握了这一关键技术,使空降兵远程突击能力实现历史性突破。  伴随着空降空投的一次次突破,空降兵装备建设快速向前发展,空降兵战车、猛士突击车、大口径自行火炮等一批适合陆战、空战的重型武器装备,经过更新换代和空投试验,陆续“为我所用”。  利用重型装备远程机动的特点,空降兵探索大规模集群空降作战,并在实施垂直打击、非接触作战等基础上,首次提出了全域作战、全谱反应的新理论,使以往惯常使用小分队突袭的“尖刀”成为如今远程直达、重装出击、威力更大的“铁拳”。  2008年9月,内蒙古草原深处,“砺兵-2008”演习拉开帷幕:高空,人装同机空降、翼伞渗透、空中布雷等新技术大显身手;低空,直升机突击、越点攻击等新战法让“敌”防不胜防;地面,新型空降兵战车纵横驰聘,机动灵活……空降兵凭借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牢牢地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  自此,空降兵完成了由“铁脚板”到“摩托化”,再到“半机械化”“机械化”的升级,作战力量结构也由单一兵种发展成为步兵、炮兵、装甲兵、导弹兵、航空兵等多元力量复合组成的“空中集团军”,初步形成了主战装备机械化、作战装备空降化、战场机动立体化。  2007年4月,是空降兵装备建设中的又一个“里程碑”:随着空降兵团指挥信息系统正式交付使用,空降兵开始探索基于信息系统的模块化空降作战模式。他们超越过去沿用多年的分散编制,提出适应未来空降战场需求的“模块整合”概念,地面攻击、空中支援、火力打击、特种分队等均作为独立模块,根据作战需要灵活编组使用,部队加速转型成为“空中合成部队”。  在2013年一次全军演习中,空降兵展示了全新战斗力:在电子对抗分队强电磁干扰下和炮兵火力支援下,由地面攻击、空中突击、火力打击等作战要素组成的合成化部队 “攥指成拳”,从正面、侧面、空中、后方多方位对“敌”实施空地协同突击,完成对多目标的打击夺控。有媒体评论:空降作战正式向“合成化”迈进。  2017年,历经新一轮改革重塑后,空降兵整建制纳入联合作战指挥和力量体系,担负起在多个战略方向、多个战场环境与多军兵种实施“空地一体化”作战任务的重任,对武器装备体系支撑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瞄准融入联合作战体系,空降兵重点发展航空投送、空地突击、指挥控制、引导打击等新型武器装备,按照“成模块、成单元、成建制、成体系”的链条式规划,空降兵武器装备建设大步迈向信息化、体系化。  “未来战争中,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是趋势,空降兵单独使用是相对的。”空降兵部队保障部部长汪晓陆介绍,空降兵在联合作战体系中可依据战场需要模块化编成,可轻便也可重装,我们将在“全面机械化”和“空地一体化”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特点,逐步打造出中国特色体系化作战能力、能胜任新时代使命任务的空降兵。  装备的发展进步推动空降劲旅在新质战斗力建设上不断换羽腾飞。一次作战能力检验任务中,空降兵某旅整建制快速投送至千里之外的草原深处,着陆后通过信息化系统聚合成“拳”,成功抢控重要目标;一次空降突击演练,“雷神”突击队跨海空降直达岛礁,通过新型指控和侦察装备构建起实时、透明的战场态势,指挥员坐镇后方“中军帐”对战场态势了然于胸。  从“空中步兵”到“空中集团军”再到“空中合成部队”,装备升级换代同样呼唤新型空降尖兵。空降兵制定人才队伍建设规划,通过战役集训、比武强训、岗位轮训、送学培训等方式,加强作战人才建设和培养,并将信息素养作为选拔考核的重要指标,多措并举提升官兵信息化素质。  2019年夏天,粤北某地,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伞兵伴随战车火炮从天而降,如一把锐利的尖刀,迅速在“敌”前沿撕开缺口……参加演练的步、炮、工和航空兵等按空域、高度、时间、目标与歼击机、导弹、轻武器的联合火力密切配合,实施“空地一体、立体突破、整体作战、纵深打击”,一大批“高科技通”“外军通”“战法通”“装备通”在实战中各显神威。  目前,空降兵作战部队90%的营连主官参加过联合作战演训任务,60%以上的作战骨干具备“一专多能”武器运用本领,一批高素质人才正脱颖而出,推动部队战斗力实现新跨越。  郭庆 蒋龙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