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专家: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员无一感染 这是一个壮举

援鄂专家: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员无一感染 这是一个壮举
人民网北京5月5日电(董童)在今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协和医院党委书记、心内科专家、领队张抒扬表示,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队员没有一个感染,这是一个壮举。我国的医务人员经历了这样一个大考,向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是一支值得信赖的优秀团队。  张抒扬介绍,援鄂医疗队在到达武汉后,立即就开展了培训。“第一个培训就是如何做好个人防护。队员们在不断培训和严格要求下穿上防护服后,由专人进行检查,要检查口罩戴得是否严实、护目镜是否戴好、隔离衣穿得是否正确,检查合格后才会放行。当我们目送这些队员们走向红区时,心都是揪着的,每次都会向他们说,盼着你平安回来。”她回忆说。  张抒扬表示,在武汉的这段时间,天气时常变化,下雪或冰雹都是常事。在这种情况下,不仅病人会喊冷,队员们在病房中忙出一身汗后浑身都湿透了,冷风吹进去也是直打寒战。时常有队员发烧、感冒、嗓子疼,都会担心是否被感染。当地医院为解决这一问题,专门配备了检验科人员,及时为队员们进行核酸检测。同时,也为患者检测,观察哪些是阳性,哪些已经解除。另外,还要测量环境中的病毒,对所有环境消杀、清洁,才能确保没有一个队员被感染。  张抒扬介绍,队员们由于对新冠肺炎这一全新疾病认知度不足,在救治过程中会有招架不住的感觉。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精准地认识这一疾病。协和医院医疗团队要求,每位医护人员都要到床旁陪伴患者,观察病情变化,了解患者治疗后的反应。同时,为提升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医疗队还积极开展了尸体解剖工作。不仅局限于临床上的任何症状,更可以从根本上看到全身脏器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这样才能够做到将治疗关口前移,使患者早点转危为安。  “所以这两个困难对我们考验最大。首先要确保病人安全,毕竟医护人员是用生命守护生命。其次要确保队员安全,我们医院发挥了整体力量,得到了各方支持和关照。4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队员没有一个感染,这是一个壮举。我国的医务人员经历了这样一个大考,向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是一支值得信赖的优秀团队。”张抒扬说。

特朗普:疫情是美国遭受的最沉重打击

特朗普:疫情是美国遭受的最沉重打击
特朗普说疫情是“美国遭受的最沉重打击”,然后又开始赖中国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刘洋】当地时间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媒体表示,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对美国的打击比二战期间日本偷袭珍珠港和2001年发生的911恐袭事件还要严重,是“美国遭受的最沉重打击”。  截至目前,美国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已经超过7万人,疫情也重创了美国经济。CNN说,相比之下,珍珠港袭击中美国死亡人数是2000多人,9.11恐怖袭击的遇难人数是2977人。  在采访中,特朗普又老调重弹指责中国“没能在一开始成功阻止病毒传播”。对于这种甩锅指控,中方已多次反驳。  同样在6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前联合国秘书长高级顾问杰弗里·萨克斯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特朗普的反华理论发生内爆”为题发表署名文章,批评美国政府高官和右翼政治人物用谎言攻击,警告称这样做可能导致冲突,他还质问这些政治人物——“你们没有羞耻感吗?”

沙漠蝗再次组团来袭 杀虫界“明星”生物农药放大招

沙漠蝗再次组团来袭 杀虫界“明星”生物农药放大招
沙漠蝗再次“组团”来袭 杀虫界“明星”生物农药放大招  据媒体报道,正当世界各国忙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威胁时,东非国家正面临一个新的困扰——大规模蝗虫再次来袭,此次蝗灾的规模是年初首次灾情的20倍。  “从年初至今,沙漠蝗席卷非洲、西亚、南亚。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再次发布信息,第二波蝗灾已造成东非6个国家(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南苏丹、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约2000万人陷入严重粮食危机。此外,也门也遭遇了蝗虫侵袭,该国有1500万人面临相同处境。”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张泽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多国再次发生大规模蝗虫灾害,草地贪夜蛾也在威胁着我国粮食安全。在这场防治害虫的阻击战中,除了传统的化学农药等害虫防治措施,生物农药正在逐渐成为杀虫界冉冉升起的明星。  喂食真菌,让蝗虫患上“流感”  那么,生物农药的设计中使用了哪些技术,这些农药是如何消灭蝗虫的?  “生物农药是指生物活体及其代谢产物,包括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天敌生物等。目前在防治蝗虫的生物农药中,市场上较多的是对环境无害的微生物农药,包括真菌、细菌、病毒、原生动物等。”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副研究员、草原生物灾害防治国家创新联盟秘书长涂雄兵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这些微生物来源于自然界。“例如,我们现在常用的绿僵菌,它是一种重要的虫生真菌,就是从得‘流感’的蝗虫身体中提取出来的。相对于化学农药而言,很多生物农药发挥效果较慢,一般需要1到2个星期的时间才开始对害虫起作用。”涂雄兵说。  为了提升这些药剂的防治速度和效果,科研人员借助航天诱变、基因工程、分子育种等技术,来提高它们应对蝗虫的毒力。  涂雄兵表示,蝗虫在取食或接触这些真菌以后,就患上了“流行性感冒”,并且这种“流感”会一直持续下去,降低蝗虫的繁殖率、攻击力和寿命。从目前统计数据来看,这种控制手段的防治效果最长可以达到8到10年。还有天敌治蝗的方法,例如在内蒙古地区,采用牧鸡牧鸭治蝗;在新疆西部地区,人工筑巢招引粉红椋鸟治蝗均取得了成功,成为局部地区天敌生物防蝗的典范。  已用于防治棉花和蔬菜害虫  “任何单一技术都不能解决蝗灾的问题,因此要结合生物防治、化学防治、生态治理多项措施,实现害虫种群的长期控制。”张泽华分析,特别是在中、高密度地区,可以采用生物农药为主的持续防治措施,使这些微生物在密集的蝗虫群体中形成疾病流行,通过迁飞又互相携带,实现蝗虫的持续控制,让灾害不再蔓延。  除了针对蝗虫的生物农药,科学家们还在研发哪些生物农药?  “除真菌、细菌等微生物防蝗杀虫剂以外,目前市场较多的生物杀虫剂还有苏云金杆菌、病毒、植物源杀虫剂等多种类型。”涂雄兵介绍,其中,苏云金杆菌杀虫剂,也叫Bt杀虫剂,是目前生物农药研究和开发应用最成功的杀虫剂,约占生物杀虫剂总量的90%以上,能防治150多种鳞翅目害虫。  “苏云金杆菌不仅能直接用于害虫防治,同时,还可用于转基因育种技术,例如,转Bt基因抗虫棉育种成功,有效控制了棉铃虫危害,在我国棉花种植区大面积推广应用。”涂雄兵表示,核型多角体病毒在防治甜菜夜蛾、斜纹夜蛾等蔬菜类害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还有印楝素、苦参碱、鱼藤酮等植物源杀虫剂,在防治蚜虫、小菜蛾等不同靶标害虫中均有较好的防治效果。  毒性较低甚至无毒,持续作用时间长  生物农药与化学农药相比,主要优势有哪些?  张泽华表示,相比较而言,生物农药有三大优势,一是有效期长。与化学农药相比,生物农药毒性较低或没有毒性,持续作用时间长。例如,2003年至2005年间,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曾连续3年利用绿僵菌防治蝗虫。直到2016年,土壤中仍能检测出存活的绿僵菌孢子在发挥作用,该区域连续10年没有蝗虫大面积发生。  张泽华指出,生物农药还有一大优势,即靶标性好、选择性强,它们只对一种或一类害虫有效,对非靶标害虫没有作用,同时对人类、鸟类、鱼类、蚕类等无害。另外,无残留、对环境友好,也是生物农药的优势之一。生物农药的使用剂量相对较小,害虫不易产生抗药性,目前还没有关于生物农药使用后害虫产生抗药性的报道。并且它们来源于自然界中土壤、植物或昆虫等,因此还能避免由化学农药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  张泽华告诉记者,以微生物防治蝗虫为例,2000年之前,我国草原蝗虫年均发生面积超过3亿亩,采用绿僵菌等生物防治措施以后,现阶段我国草原蝗虫年均发生面积控制在1.2亿亩以内。并且生物防治比例由2003年的15.4%提高到现在的60%,对保护草原生态环境作出了积极贡献。  “经过实践检验,这种生物防治措施对环境是无害的,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在我国得到了大面积的推广和应用。并且也已经开始走出国门,服务于哈萨克斯坦、蒙古、老挝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张泽华表示。  相关链接  是什么导致沙漠蝗连年暴发  “2019年2次气旋带来的降雨为蝗虫繁衍提供了有利条件,今年3月大范围降雨促使蝗卵快速孵化,是本次沙漠蝗暴发成灾的重要诱因。但自然资源无序开发,砍伐树木作为燃料,烧荒开垦弃耕闲置,导致生态环境破坏,是沙漠蝗暴发的主要原因。”张泽华分析。  非洲大陆的风场特征为沙漠蝗迁飞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每年在主要繁殖区之间,从红海两岸、非洲之角到萨赫勒地区、撒哈拉沙漠中心地带,以及尼罗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循环迁飞,使得沙漠蝗遍布非洲大陆每一个角落。  “监测不到位,防控不及时,导致沙漠蝗连年暴发。由于非洲战乱不断,监测技术力量不足,信息沟通不畅,不能及时预警。”张泽华表示,2019年发生的沙漠蝗残留较多,为今年暴发埋下了“地雷”,第一波蝗灾又未能有效防治,第二波灾害主要来自于第一波沙漠蝗虫大量产卵,蝗群世代重叠严重,家族中既有成虫,又有若虫,蝗蝻在出土,卵还在孵化,威胁越来越大,防治越来越困难。使沙漠蝗毫无约束地繁殖2代,才导致2020年百年不遇的蝗灾。  由于灾害已经形成,防治可选择的手段不多,化学农药过度使用,大量杀伤天敌,失去自然控制的沙漠蝗暴发成灾。

新华社述评:当国际抗疫合作遭遇美国“甩锅”政府-疫情-新冠肺炎-美国

新华社述评:当国际抗疫合作遭遇美国“甩锅”政府|疫情|新冠肺炎|美国
原标题:述评:当国际抗疫合作遭遇美国“甩锅”政府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后百日,面对持续蔓延的疫情,国际社会最需要齐心协力、团结应对,携手赢得这场人类同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战争。然而,加强抗击疫情国际合作的多边主义诉求,受到以“美国优先”为代表的单边主义掣肘和阻碍。 疫情凶猛,世界措手不及。但美国一些政客叫嚣“美国优先”,其狭隘的零和思维及“甩锅”本色,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不仅导致抗疫国际合作受到严重干扰,也令美国与中国关系、与欧盟关系面临严峻挑战。 美国疫情于中国、欧洲之后大暴发。然而,美国政府忽视中国通报、世界卫生组织警告以及欧洲疫情严重性,既未提前做好防控部署,也未于疫情暴发后及时调整政策。对因自己应对不力导致疫情大暴发的恶果,美国政府将污水一股脑泼给中国,发起疫情政治化、污名化的国际舆论攻势,后又试图对华进行追责索赔政治讹诈。 美国政府“杀熟”也是毫不含糊——在未同欧盟沟通情况下,单方面禁止欧洲国家公民入境美国;单方面截留德国和法国防疫物资;单方面从疫情严重的意大利运走病毒检测试剂盒……在欧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疫情大流行“震中”而亟需援助之际,美国“老大哥”非但隔岸观火,更是施以黑手,令欧洲盟友们寒心。 美国政府还以世界卫生组织“偏袒中国”“领导不力”等为由,宣布暂停向该组织缴纳会费及提供资金支持。在全球抗疫处在逆水行舟时期,美国一些政客将抗疫战场变成政治秀场,出于政治私利,“甩锅”中国、“断供”世界卫生组织,这些做法严重干扰了国际社会乃至美国自身防控疫情的努力,产生极为恶劣的国际影响。 美国政府上述表现,是其近年来在“美国优先”单边主义道路上一意孤行的新的例证。“世界观”出现偏差的美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中恃强凌弱,不断通过退群毁约的单边行径,冲击多边主义,威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动摇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给国际社会带来诸多难题和困扰,成为当今世界的麻烦制造者。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科里·舍克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题为《美国未能通过这场领导力测试》的文章中说,新冠疫情的全球影响本可通过国际组织作用而极大削弱,而这本是美国应该领导的事情。然而,在这场领导力测试中,美国“挂科”了。由于美国政府的狭隘自私与无能为力,美国将不再被视为国际体系的领导者。 所幸,以中国和欧盟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多数成员一直在致力推动抗击疫情国际合作。面对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中欧双方相互支持和帮助,都主张维护多边主义,积极响应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倡议,就抗击疫情开展国际合作。双方还积极参与疫苗、治疗药物、诊断试剂等研发生产,向公共卫生体系薄弱的地区提供支持。 虽然断言这场新冠疫情如何重塑国际政治格局为时尚早,但是面对疫情,是坚持科学理性还是制造政治分歧?是加强跨国合作还是寻求脱钩孤立?是推进多边协调还是奉行单边主义?公道自在人心。相信国际社会能够给出符合时代潮流、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答案。(执笔记者:任珂;参与记者:于帅帅、刘品然)

调查:法国人两个月禁足期间人均胖5斤

调查:法国人两个月禁足期间人均胖5斤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身材最好的欧洲人”——法国人在两个月禁足期间平均每人增重2.5公斤!这样的数据让以线条美为傲的法国人感到有些难堪。据《巴黎人报》6日报道,为研究禁足对人们的体重及饮食有何影响,调查机构Ifop为达尔文营养研究所对3045名18岁及以上法国民众展开一项调查,结果发现法国人在禁足期间人均增重2.5公斤。 由于运动量减少,速冻食品及零食橱柜触手可及,自3月17日居家隔离政策实施以来,法国人一上秤发现重了2.5公斤。增重2.5公斤意味什么呢?专家表示,爱美人士不必惊慌,多出的体积甚至不足以让衣裤尺码增大一码,人们最多就是在套牛仔裤时感觉有些紧。解禁后,当大家不再穿紧身裤慢跑,普通服装根本显示不出这部分“赘肉”。 达尔文营养研究所专家莫里涅称,禁足期间的增重完全可以预见。零食增加、消耗减少很快体现在体重上。调查显示,居家期间42%的法国人饮用开胃酒更加频繁,20%的人多吃了巧克力,57%的人承认在穿衣服时感到了“紧绷”。其中,增重最多的两类人为巴黎地区的女性和乡下的男性。此外,家庭成员多的人群增重也更为明显,64%的四口(或更多)之家成员体重有所增加,而独居者体重上升比例略低,为53%。调查还意外发现,运动并不总能阻止增重:有锻炼习惯的人在禁足期间坚持运动,但是平均体重仍有所增加。调查显示,只有29%的最刻苦的法国人在此期间实现了瘦身。 根据法新社数据,欧洲各国男女的身高体重指数平均值为25.5和24.5,而法国男女的平均值最低,只有24.6和23.2。具体到体重而言,德国男女平均体重为82公斤和68公斤,英国男女为84公斤和69公斤,而法国男女为77公斤和63公斤,堪称“欧洲苗条冠军”。为此,不少乐观的法国人表示多出2.5公斤不必紧张,相比邻国还有“余地”。(责任编辑:马常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