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最新研究:1月中上旬美国或已出现感染

斯坦福最新研究:1月中上旬美国或已出现感染
斯坦福最新研究:美国实际病例远高于已公布数字 1月中上旬或已出现感染  美国斯坦福大学4月17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研究人员对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3300人的样本进行了检测,发现实际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可能是官方所预测数字的50到85倍。  论文作者,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杰伊·巴特查里亚(Jay Bhattacharya)接受CGTN专访,称研究证明美国已经存在有大量未接受检测的新冠病毒感染者。  为什么会出现  50~85倍的差距?  Q  CGTN记者 吴国秀:巴特查里亚博士,感谢接受我们的采访。我想从斯坦福大学4月17日发表的您的一项研究开始。你是作者之一。你表示你现在所在的圣克拉拉县的新冠肺炎的感染范围是现在确诊病例的50到85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  A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 巴特查里亚:到目前为止,这里已经有大约1000人确诊。所以用PCR测试、临床检测诊断出的确诊病例,和存在抗体的人群之间,大约有50到60倍的差异。所以这意味着之前有很大一批人被感染了,可是病情没有严重到获得抗体,做PCR测试。基本上,大多数只有症状轻微的人,是不会去做测试的,因为他们只是轻微的感冒。他们没有理由去检查。  美国其他地区也如此吗?  Q  CGTN记者 吴国秀:在美国其他地区是否也有类似的情况呢?  A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 巴特查里亚:有的。实际上在洛杉矶、特莱瑞德、迈阿密、纽约州北部都是这样的情况。一大批其他地方都发现了和圣克拉拉县非常相似的情况。患病率大约在3%到4%。抗体证据显示感染范围是确诊病例数的30到50倍。但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局限于美国,日本神户是这样,瑞典是这样,丹麦是这样,德国是这样。  病毒死亡率  或远低于预期  Q  CGTN记者 吴国秀: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呢?  A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 巴特查里亚:有几点。其中之一就是这个病毒的死亡率要远低于人们所想的。  美国最早感染  或出现在1月中上旬  Q  CGTN记者 吴国秀:还是在圣克拉拉,4月22日,卫生官员证实2月6日的一个死亡病例是死于新冠肺炎。而且这个人没有旅行史。这比美国2月29日首例死亡的报告早了三周。这意味着什么?  A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 巴特查里亚:2月6日是在圣克拉拉县进行的尸检研究,圣克拉拉县的验尸官发现,一名于2月6日死亡的病人,有死于新冠肺炎的迹象。新冠肺炎从感染到死亡通常需要3到4周。所以如果你从2月6日向前推算3到4周,1月的第一周或第二周可能是这个人感染的时间。这比1月22日要早,也就是此前知道的美国首例病例。  基于这个发现,很难说清楚,因为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被感染的。那位先生是2月6日去世的,但通常从感染到死亡会有3到4周时间。所以如果以2月6日为死亡日期,往前推算4周。那是1月的第一或第二周。  流感引起的死亡  可能与新冠病毒有关  Q  CGTN记者 吴国秀: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美国众议院承认,之前美国一些以为死于“流感”的人,实际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您怎么看待这个表态?  A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 巴特查里亚:很难说。有时流感看起来很像新冠肺炎这样的病毒性肺炎,这是有可能的。很难说,除非你有直接证据。  中国科学家  发挥了重要作用  Q  CGTN记者 吴国秀:中国科学家及时与世界分享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这对世界科学家研究病毒有多大帮助?  A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 巴特查里亚:这个病毒只有几个月大。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对这个病毒有了很多了解。我认为中国科学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了解这种病毒是全世界在努力做的。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将需要全世界的科学家用他们的只是来研究这种病毒。中国当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沙漠蝗再次组团来袭 杀虫界“明星”生物农药放大招

沙漠蝗再次组团来袭 杀虫界“明星”生物农药放大招
沙漠蝗再次“组团”来袭 杀虫界“明星”生物农药放大招  据媒体报道,正当世界各国忙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威胁时,东非国家正面临一个新的困扰——大规模蝗虫再次来袭,此次蝗灾的规模是年初首次灾情的20倍。  “从年初至今,沙漠蝗席卷非洲、西亚、南亚。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再次发布信息,第二波蝗灾已造成东非6个国家(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南苏丹、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约2000万人陷入严重粮食危机。此外,也门也遭遇了蝗虫侵袭,该国有1500万人面临相同处境。”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张泽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多国再次发生大规模蝗虫灾害,草地贪夜蛾也在威胁着我国粮食安全。在这场防治害虫的阻击战中,除了传统的化学农药等害虫防治措施,生物农药正在逐渐成为杀虫界冉冉升起的明星。  喂食真菌,让蝗虫患上“流感”  那么,生物农药的设计中使用了哪些技术,这些农药是如何消灭蝗虫的?  “生物农药是指生物活体及其代谢产物,包括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天敌生物等。目前在防治蝗虫的生物农药中,市场上较多的是对环境无害的微生物农药,包括真菌、细菌、病毒、原生动物等。”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副研究员、草原生物灾害防治国家创新联盟秘书长涂雄兵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这些微生物来源于自然界。“例如,我们现在常用的绿僵菌,它是一种重要的虫生真菌,就是从得‘流感’的蝗虫身体中提取出来的。相对于化学农药而言,很多生物农药发挥效果较慢,一般需要1到2个星期的时间才开始对害虫起作用。”涂雄兵说。  为了提升这些药剂的防治速度和效果,科研人员借助航天诱变、基因工程、分子育种等技术,来提高它们应对蝗虫的毒力。  涂雄兵表示,蝗虫在取食或接触这些真菌以后,就患上了“流行性感冒”,并且这种“流感”会一直持续下去,降低蝗虫的繁殖率、攻击力和寿命。从目前统计数据来看,这种控制手段的防治效果最长可以达到8到10年。还有天敌治蝗的方法,例如在内蒙古地区,采用牧鸡牧鸭治蝗;在新疆西部地区,人工筑巢招引粉红椋鸟治蝗均取得了成功,成为局部地区天敌生物防蝗的典范。  已用于防治棉花和蔬菜害虫  “任何单一技术都不能解决蝗灾的问题,因此要结合生物防治、化学防治、生态治理多项措施,实现害虫种群的长期控制。”张泽华分析,特别是在中、高密度地区,可以采用生物农药为主的持续防治措施,使这些微生物在密集的蝗虫群体中形成疾病流行,通过迁飞又互相携带,实现蝗虫的持续控制,让灾害不再蔓延。  除了针对蝗虫的生物农药,科学家们还在研发哪些生物农药?  “除真菌、细菌等微生物防蝗杀虫剂以外,目前市场较多的生物杀虫剂还有苏云金杆菌、病毒、植物源杀虫剂等多种类型。”涂雄兵介绍,其中,苏云金杆菌杀虫剂,也叫Bt杀虫剂,是目前生物农药研究和开发应用最成功的杀虫剂,约占生物杀虫剂总量的90%以上,能防治150多种鳞翅目害虫。  “苏云金杆菌不仅能直接用于害虫防治,同时,还可用于转基因育种技术,例如,转Bt基因抗虫棉育种成功,有效控制了棉铃虫危害,在我国棉花种植区大面积推广应用。”涂雄兵表示,核型多角体病毒在防治甜菜夜蛾、斜纹夜蛾等蔬菜类害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还有印楝素、苦参碱、鱼藤酮等植物源杀虫剂,在防治蚜虫、小菜蛾等不同靶标害虫中均有较好的防治效果。  毒性较低甚至无毒,持续作用时间长  生物农药与化学农药相比,主要优势有哪些?  张泽华表示,相比较而言,生物农药有三大优势,一是有效期长。与化学农药相比,生物农药毒性较低或没有毒性,持续作用时间长。例如,2003年至2005年间,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曾连续3年利用绿僵菌防治蝗虫。直到2016年,土壤中仍能检测出存活的绿僵菌孢子在发挥作用,该区域连续10年没有蝗虫大面积发生。  张泽华指出,生物农药还有一大优势,即靶标性好、选择性强,它们只对一种或一类害虫有效,对非靶标害虫没有作用,同时对人类、鸟类、鱼类、蚕类等无害。另外,无残留、对环境友好,也是生物农药的优势之一。生物农药的使用剂量相对较小,害虫不易产生抗药性,目前还没有关于生物农药使用后害虫产生抗药性的报道。并且它们来源于自然界中土壤、植物或昆虫等,因此还能避免由化学农药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  张泽华告诉记者,以微生物防治蝗虫为例,2000年之前,我国草原蝗虫年均发生面积超过3亿亩,采用绿僵菌等生物防治措施以后,现阶段我国草原蝗虫年均发生面积控制在1.2亿亩以内。并且生物防治比例由2003年的15.4%提高到现在的60%,对保护草原生态环境作出了积极贡献。  “经过实践检验,这种生物防治措施对环境是无害的,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在我国得到了大面积的推广和应用。并且也已经开始走出国门,服务于哈萨克斯坦、蒙古、老挝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张泽华表示。  相关链接  是什么导致沙漠蝗连年暴发  “2019年2次气旋带来的降雨为蝗虫繁衍提供了有利条件,今年3月大范围降雨促使蝗卵快速孵化,是本次沙漠蝗暴发成灾的重要诱因。但自然资源无序开发,砍伐树木作为燃料,烧荒开垦弃耕闲置,导致生态环境破坏,是沙漠蝗暴发的主要原因。”张泽华分析。  非洲大陆的风场特征为沙漠蝗迁飞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每年在主要繁殖区之间,从红海两岸、非洲之角到萨赫勒地区、撒哈拉沙漠中心地带,以及尼罗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循环迁飞,使得沙漠蝗遍布非洲大陆每一个角落。  “监测不到位,防控不及时,导致沙漠蝗连年暴发。由于非洲战乱不断,监测技术力量不足,信息沟通不畅,不能及时预警。”张泽华表示,2019年发生的沙漠蝗残留较多,为今年暴发埋下了“地雷”,第一波蝗灾又未能有效防治,第二波灾害主要来自于第一波沙漠蝗虫大量产卵,蝗群世代重叠严重,家族中既有成虫,又有若虫,蝗蝻在出土,卵还在孵化,威胁越来越大,防治越来越困难。使沙漠蝗毫无约束地繁殖2代,才导致2020年百年不遇的蝗灾。  由于灾害已经形成,防治可选择的手段不多,化学农药过度使用,大量杀伤天敌,失去自然控制的沙漠蝗暴发成灾。

德国实施“弹性解封”:球赛重启商业重开 如遇反弹可“复封”

德国实施“弹性解封”:球赛重启商业重开 如遇反弹可“复封”
(抗击新冠肺炎)德国实施“弹性解封”:球赛重启商业重开 如遇反弹可“复封”  中新社柏林5月6日电 (记者 彭大伟)德国总理默克尔6日与各州州长会商后达成决议,将允许不分面积大小的各类商铺重新营业,德甲也将在本月复赛,但“口罩强制令”仍继续有效,人际接触禁令亦将继续实施至6月5日。当天还同意建立一项应急机制,若一个县市“解封”后连续七天时间内新增确诊超过50(以平均每10万人计算),则将再度实施一系列“封城”措施以遏制病毒传播。当地时间5月4日,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表示,通过与罗氏制药合作,该国在本月将可开展300万次抗体测试。他表示,这将为掌握疫情发展提供关键信息。图为当天和施潘一起出席抗体测试新闻发布会的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 中新社发 罗氏制药 供图  据德国“时代在线”报道,截至当地时间6日21时11分,德国累计确诊感染新冠肺炎167675人、治愈132374人、死亡7324人。其中,新增确诊人数已连续数日维持在一千以下。  默克尔当天以远程会议形式与16州州长商议了“解封”事宜并达成前述决议。她在评价德国防疫现状时说:“我们今天可以说已经度过了大流行病的第一阶段,但我们必须始终认识到,与病毒的斗争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决议指出,在满足卫生和防疫规定情况下,各州可开放所有商业门店,无论其面积大小。户外举行的体育活动将得以重启,德甲联赛亦被允许在五月下旬复赛。各州文化部长将制定出重开剧院、音乐厅和电影院的方案。  在备受关注的复课问题上,各州将逐步扩大中小学复课年级,目标是在暑假前令所有学生都能重返学校。幼儿园亦将扩大“紧急托管”的适用范围,使上大班的儿童有机会在暑假前重返幼儿园。受疫情冲击严重的餐饮业和酒店度假行业亦将在各州经济部长协调一致后,在满足防疫要求条件下逐步开放。  此次引入的应急机制为德国各级政府应对可能出现的疫情反弹提供了手段。决议表示,若为本地性的、传播范围明显的传染事件,譬如公共设施,则应将隔离范围限制在暴发传染的设施内;而若出现了地区性、传染链条不明的疫情暴发,则必须采取4月20日前所实施的普遍性封锁措施,对整个区域实施封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多个州在6日会议前已自行宣布了较联邦政府口径更进一步的“解封”措施,当天的决议文本多处使用了“各州将自行负责”的表述。  默克尔表示,德国目前不仅开启了进一步“解封”的道路,手中更握有“应急机制”,这样一来若局部地区出现疫情反弹,便不至于全国再度陷入封锁,而只需对单个地区采取措施,“总体而言,我认为这是一份均衡的决议。”  默克尔当天表示,她与各州州长在6月初之前将再度商议后续“解封”安排。(完)

加拿大民调: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信任高于相信自己人-疫情-新冠肺炎

加拿大民调: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信任高于相信自己人|疫情|新冠肺炎
原标题:加拿大民调: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的信任高于相信自己人加拿大与美国的边境(图源:路透社) [海外网5月6日|战疫全时区]据《多伦多太阳报》当地时间5月5日报道,一项最新在线民意调查显示,新冠肺炎疫情疫情破坏了加拿大人对美国的信任,而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的集体信任高于对自己人的信任。 莱格市场研究与分析公司连同非营利组织加拿大研究协会于上周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只有33%的加拿大人对美国人表示信任,而去年11月的类似调查中这一比例为58%。在美国居住的受访者中,有71%的人表示他们信任加拿大人,而对美国同胞表示信任的人则为67%。 加拿大研究协会主席杰克·杰德瓦布(Jack Jedwab)说:“人们对美国的信任普遍正在减少。” 杰德瓦布表示,在美国,深层政治已经出现分裂,比如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暗流涌动和即将到来的大选,而新冠肺炎疫情似乎正在扩大这些分歧。然而加拿大的情况正好相反,没有看到像美国那样的分裂。 杰德瓦布称,加拿大人已经看到美国再次展示出了他们特有的形象:大批示威者穿着军装前往州议会大厦前呼吁宪法自由,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人们前往海滩聚会,去理发店理发,重新开张那些长期停业的小企业等等。这让公共卫生官员感到无奈,他们担心疫情的再次暴发会更加严重。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表示:“我们将再次建立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体,而且发展速度将很快。现在是时候该回去工作了。” 另一项民意调查还发现,一旦取消旅行限制,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有34%会到加拿大度假。而相比之下,只有19%的加拿大人考虑去美国。杰德瓦布认为,短期内两国之间对非必要旅行的禁令将不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