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实施“弹性解封”:球赛重启商业重开 如遇反弹可“复封”

德国实施“弹性解封”:球赛重启商业重开 如遇反弹可“复封”
(抗击新冠肺炎)德国实施“弹性解封”:球赛重启商业重开 如遇反弹可“复封”  中新社柏林5月6日电 (记者 彭大伟)德国总理默克尔6日与各州州长会商后达成决议,将允许不分面积大小的各类商铺重新营业,德甲也将在本月复赛,但“口罩强制令”仍继续有效,人际接触禁令亦将继续实施至6月5日。当天还同意建立一项应急机制,若一个县市“解封”后连续七天时间内新增确诊超过50(以平均每10万人计算),则将再度实施一系列“封城”措施以遏制病毒传播。当地时间5月4日,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表示,通过与罗氏制药合作,该国在本月将可开展300万次抗体测试。他表示,这将为掌握疫情发展提供关键信息。图为当天和施潘一起出席抗体测试新闻发布会的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 中新社发 罗氏制药 供图  据德国“时代在线”报道,截至当地时间6日21时11分,德国累计确诊感染新冠肺炎167675人、治愈132374人、死亡7324人。其中,新增确诊人数已连续数日维持在一千以下。  默克尔当天以远程会议形式与16州州长商议了“解封”事宜并达成前述决议。她在评价德国防疫现状时说:“我们今天可以说已经度过了大流行病的第一阶段,但我们必须始终认识到,与病毒的斗争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决议指出,在满足卫生和防疫规定情况下,各州可开放所有商业门店,无论其面积大小。户外举行的体育活动将得以重启,德甲联赛亦被允许在五月下旬复赛。各州文化部长将制定出重开剧院、音乐厅和电影院的方案。  在备受关注的复课问题上,各州将逐步扩大中小学复课年级,目标是在暑假前令所有学生都能重返学校。幼儿园亦将扩大“紧急托管”的适用范围,使上大班的儿童有机会在暑假前重返幼儿园。受疫情冲击严重的餐饮业和酒店度假行业亦将在各州经济部长协调一致后,在满足防疫要求条件下逐步开放。  此次引入的应急机制为德国各级政府应对可能出现的疫情反弹提供了手段。决议表示,若为本地性的、传播范围明显的传染事件,譬如公共设施,则应将隔离范围限制在暴发传染的设施内;而若出现了地区性、传染链条不明的疫情暴发,则必须采取4月20日前所实施的普遍性封锁措施,对整个区域实施封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多个州在6日会议前已自行宣布了较联邦政府口径更进一步的“解封”措施,当天的决议文本多处使用了“各州将自行负责”的表述。  默克尔表示,德国目前不仅开启了进一步“解封”的道路,手中更握有“应急机制”,这样一来若局部地区出现疫情反弹,便不至于全国再度陷入封锁,而只需对单个地区采取措施,“总体而言,我认为这是一份均衡的决议。”  默克尔当天表示,她与各州州长在6月初之前将再度商议后续“解封”安排。(完)

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飞行军”

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飞行军”
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飞行军”  5月6日,在空降兵某合成旅大操场上,千余名官兵庄严列阵,隆重举行我国自主研发的某型轮式装甲车授装仪式,见证“飞行军”再添“风火轮”的特殊时刻。  负责接装工作的助理员杨亮介绍,作为新型信息化装甲装备,该车战略机动能力强、火力打击能力精、综合防护性能优,适用于我军主力机型进行空运空投,能与装备空降兵的另一款履带装甲战车配合使用,“它的列装并形成战斗力,将填补空降兵在轮式装甲装备方面的空白,也标志着空降兵‘空中机械化’‘信息化建设’迈上了新台阶。”  授装仪式一结束,10余台新列装的轮式装甲车就驶向训练场,展开人装结合训练。该旅旅长郑迎军表示,在新车研制生产时,旅里就组织官兵分批到装备生产厂家跟岗见学,提前培养出了一批技术尖子和操作骨干,如今新车到位后更是争分夺秒进行训练,争取早日形成战斗力。  据了解,空降合成旅是改革调整后空降兵新组建成立的新型空降作战力量,拥有步兵、炮兵、侦察兵、装甲兵、通信兵等10多个专业兵种,但武器装备建设还存在系统不配套、结构不合理、信息化程度低、体系功能弱等问题,演习演练中还存在“各自为战”等现象。  郑迎军介绍,随着该车的列装,其车载指控通信平台和网络,能将作战单元、侦察单元、指控通信单元等聚合形成一体化作战体系,以往“联不上、联不好”等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切实形成体系制胜优势。  今年是空降兵成立70周年,空降兵武器装备建设也走过了70年跨越式发展历程。组建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空降兵受限于装备水平和“陆军老大哥”的传统思想,始终沿袭“一人一具伞一杆枪”的轻装模式,仅能空投120公斤以内的武器装备,飞在空中却走在地面,处于“空中步兵”的艰苦发展阶段。  “在战场上没有重火力就没有发言权。”新中国首批62名伞兵之一、开封干休所退休老干部王福荣说,那个时候空降兵参加全军对抗演习,着陆后全靠两条腿跟对手的坦克轮子赛跑,靠轻武器迎“敌”。王福荣说:“今天看到新型轮式装甲车列装,我很高兴,空降兵一着陆就有了重家伙,也算是圆了我们老一辈空降兵的心愿。”  重装空投这扇大门打不开,空降兵的机械化就无法实现,建立在机械化基础上的信息化更无从谈起。曾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长的高级工程师李振波介绍,“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走出国门看到,俄空降兵利用空降型战车打得对手落花流水,而我们还只能空投单薄的小件装备,差距是明显的。”  “这对中国空降兵是不小的刺激。”在加快转型发展、增强战斗力的现实要求下,空降兵的发展走上了重装机械化的道路。这一时期,空降兵部队被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由此进入发展“快车道”。  2000年8月,空降兵成功进行了一次连投30件作战物资的试验,超过国外一次连投最多22件的纪录,这是空降作战物资实施快速补给最有效的方法,从此,空降兵有了可靠的“机动式仓库”。  2002年6月,黄河滩头,重型装备的空降空投取得历史性突破,空投重量达到××吨,保证了各种车辆、火炮等大型装备能随机空投,为重型装备伴随空降作战创造了技术条件。  2005年8月,在胶东半岛,重型装备3件连投实施成功。中国继美国、俄罗斯等少数国家之后掌握了这一关键技术,使空降兵远程突击能力实现历史性突破。  伴随着空降空投的一次次突破,空降兵装备建设快速向前发展,空降兵战车、猛士突击车、大口径自行火炮等一批适合陆战、空战的重型武器装备,经过更新换代和空投试验,陆续“为我所用”。  利用重型装备远程机动的特点,空降兵探索大规模集群空降作战,并在实施垂直打击、非接触作战等基础上,首次提出了全域作战、全谱反应的新理论,使以往惯常使用小分队突袭的“尖刀”成为如今远程直达、重装出击、威力更大的“铁拳”。  2008年9月,内蒙古草原深处,“砺兵-2008”演习拉开帷幕:高空,人装同机空降、翼伞渗透、空中布雷等新技术大显身手;低空,直升机突击、越点攻击等新战法让“敌”防不胜防;地面,新型空降兵战车纵横驰聘,机动灵活……空降兵凭借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牢牢地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  自此,空降兵完成了由“铁脚板”到“摩托化”,再到“半机械化”“机械化”的升级,作战力量结构也由单一兵种发展成为步兵、炮兵、装甲兵、导弹兵、航空兵等多元力量复合组成的“空中集团军”,初步形成了主战装备机械化、作战装备空降化、战场机动立体化。  2007年4月,是空降兵装备建设中的又一个“里程碑”:随着空降兵团指挥信息系统正式交付使用,空降兵开始探索基于信息系统的模块化空降作战模式。他们超越过去沿用多年的分散编制,提出适应未来空降战场需求的“模块整合”概念,地面攻击、空中支援、火力打击、特种分队等均作为独立模块,根据作战需要灵活编组使用,部队加速转型成为“空中合成部队”。  在2013年一次全军演习中,空降兵展示了全新战斗力:在电子对抗分队强电磁干扰下和炮兵火力支援下,由地面攻击、空中突击、火力打击等作战要素组成的合成化部队 “攥指成拳”,从正面、侧面、空中、后方多方位对“敌”实施空地协同突击,完成对多目标的打击夺控。有媒体评论:空降作战正式向“合成化”迈进。  2017年,历经新一轮改革重塑后,空降兵整建制纳入联合作战指挥和力量体系,担负起在多个战略方向、多个战场环境与多军兵种实施“空地一体化”作战任务的重任,对武器装备体系支撑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瞄准融入联合作战体系,空降兵重点发展航空投送、空地突击、指挥控制、引导打击等新型武器装备,按照“成模块、成单元、成建制、成体系”的链条式规划,空降兵武器装备建设大步迈向信息化、体系化。  “未来战争中,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是趋势,空降兵单独使用是相对的。”空降兵部队保障部部长汪晓陆介绍,空降兵在联合作战体系中可依据战场需要模块化编成,可轻便也可重装,我们将在“全面机械化”和“空地一体化”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特点,逐步打造出中国特色体系化作战能力、能胜任新时代使命任务的空降兵。  装备的发展进步推动空降劲旅在新质战斗力建设上不断换羽腾飞。一次作战能力检验任务中,空降兵某旅整建制快速投送至千里之外的草原深处,着陆后通过信息化系统聚合成“拳”,成功抢控重要目标;一次空降突击演练,“雷神”突击队跨海空降直达岛礁,通过新型指控和侦察装备构建起实时、透明的战场态势,指挥员坐镇后方“中军帐”对战场态势了然于胸。  从“空中步兵”到“空中集团军”再到“空中合成部队”,装备升级换代同样呼唤新型空降尖兵。空降兵制定人才队伍建设规划,通过战役集训、比武强训、岗位轮训、送学培训等方式,加强作战人才建设和培养,并将信息素养作为选拔考核的重要指标,多措并举提升官兵信息化素质。  2019年夏天,粤北某地,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伞兵伴随战车火炮从天而降,如一把锐利的尖刀,迅速在“敌”前沿撕开缺口……参加演练的步、炮、工和航空兵等按空域、高度、时间、目标与歼击机、导弹、轻武器的联合火力密切配合,实施“空地一体、立体突破、整体作战、纵深打击”,一大批“高科技通”“外军通”“战法通”“装备通”在实战中各显神威。  目前,空降兵作战部队90%的营连主官参加过联合作战演训任务,60%以上的作战骨干具备“一专多能”武器运用本领,一批高素质人才正脱颖而出,推动部队战斗力实现新跨越。  郭庆 蒋龙 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法国人两个月禁足期间人均胖5斤

调查:法国人两个月禁足期间人均胖5斤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身材最好的欧洲人”——法国人在两个月禁足期间平均每人增重2.5公斤!这样的数据让以线条美为傲的法国人感到有些难堪。据《巴黎人报》6日报道,为研究禁足对人们的体重及饮食有何影响,调查机构Ifop为达尔文营养研究所对3045名18岁及以上法国民众展开一项调查,结果发现法国人在禁足期间人均增重2.5公斤。 由于运动量减少,速冻食品及零食橱柜触手可及,自3月17日居家隔离政策实施以来,法国人一上秤发现重了2.5公斤。增重2.5公斤意味什么呢?专家表示,爱美人士不必惊慌,多出的体积甚至不足以让衣裤尺码增大一码,人们最多就是在套牛仔裤时感觉有些紧。解禁后,当大家不再穿紧身裤慢跑,普通服装根本显示不出这部分“赘肉”。 达尔文营养研究所专家莫里涅称,禁足期间的增重完全可以预见。零食增加、消耗减少很快体现在体重上。调查显示,居家期间42%的法国人饮用开胃酒更加频繁,20%的人多吃了巧克力,57%的人承认在穿衣服时感到了“紧绷”。其中,增重最多的两类人为巴黎地区的女性和乡下的男性。此外,家庭成员多的人群增重也更为明显,64%的四口(或更多)之家成员体重有所增加,而独居者体重上升比例略低,为53%。调查还意外发现,运动并不总能阻止增重:有锻炼习惯的人在禁足期间坚持运动,但是平均体重仍有所增加。调查显示,只有29%的最刻苦的法国人在此期间实现了瘦身。 根据法新社数据,欧洲各国男女的身高体重指数平均值为25.5和24.5,而法国男女的平均值最低,只有24.6和23.2。具体到体重而言,德国男女平均体重为82公斤和68公斤,英国男女为84公斤和69公斤,而法国男女为77公斤和63公斤,堪称“欧洲苗条冠军”。为此,不少乐观的法国人表示多出2.5公斤不必紧张,相比邻国还有“余地”。(责任编辑:马常艳)

特朗普怼“政府吹哨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特朗普-国会山报

特朗普怼“政府吹哨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特朗普|国会山报
原标题:特朗普怼“政府吹哨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 “我没见过布莱特博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我没听到过关于他的好事情,压根一点关于他的好事情都没听过。” “我没见过布莱特博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对我来说,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心怀不满的员工,试图帮助民主党赢得选举。”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当地时间6日,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被问及前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署主任里克·布莱特前一天举报政府一事时表示,自己当天早些时候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事。布莱特5日向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提交书面举报材料,称上个月自己被解除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署主任职务,是因遭到特朗普政府的报复。 《国会山报》:特朗普称前疫苗主管“看起来心怀不满” 据《国会山报》报道,当天在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回答有关问题时说:“我没见过布莱特博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我没听到过关于他的好事情,压根一点关于他的好事情都没听过。”特朗普还表示,“对我来说,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心怀不满的员工,试图帮助民主党赢得选举。” 路透社5日在报道布莱特举报特朗普政府一事时将这名官员称为“美国吹哨人”。根据此前报道,布莱特在长达89页的举报材料中说,自己1月时就曾对新冠病毒疫情发出过警告,呼吁特朗普政府迅速开发治疗方法和疫苗,并储备更多的N95口罩和呼吸机,但为此遭遇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和其他卫生部高官“不友好的对待”。书面材料中写道:“布莱特博士针对这场疫情大流行紧急采取了行动,却受到来自卫生部高层包括部长阿扎尔的抵触,他们似乎有意降低疫情的灾难性威胁”。布莱特(资料图) 布莱特还表示,他与自己的上司、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罗伯特·卡德勒克之间至少有两年的冲突关系。布莱特称,卡德勒克和其他人向他施加压力,要求他从那些与政府有政治联系的公司采购药品和医疗产品,用于美国政府紧急医疗设备储备。此外布莱特上个月曾发表声明表示,自己因不愿意推广羟氯喹药物,已被调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个“影响力较小的职位”。他在声明中说,美国政府推广的羟氯喹药物,把它奉为灵丹妙药的做法没有科学依据。

美最早病例或提前至去年11月,外交部表态-华春莹-新冠肺炎

美最早病例或提前至去年11月,外交部表态|华春莹|新冠肺炎
原标题:美最早病例或提前至去年11月,外交部表态 5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提问,据报道,4月30日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市市长梅尔哈姆表示,自己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相信是去年11月感染的新冠病毒。5月3日,法国巴黎大区塞纳-圣但尼省两所医院的重症科负责人科恩教授表示,他对此前收治的肺炎病人留存样本进行检测,发现一名去年12月27日收治的法国男子检测结果呈阳性,并呼吁其他医院也重检早期留存病例样本,寻找本地的“零号病人”。有专家分析称,这一消息将法国本土确诊病例的发现时间提前了近2个月。5月5日,世卫组织发言人林德迈尔表示,法国去年12月出现的病例与中国没有联系,这一发现提供了全新的图景,他敦促各国调查2019年底以来,来源不明的肺炎病例。发言人对这些报道有何评论?华春莹 资料图 华春莹回应,我也注意到了“五一”假期期间出现的这些报道,其实也再次说明,病毒的溯源工作是十分复杂的。最初的病例到底出现在哪里、到底什么时候算是第一例?我觉得目前科学家和疾控专家还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这个工作还在继续当中,必须交由科学家和专业人士去研究、去追溯,并且基于科学和事实,就病毒的溯源和传播的路径作出判断,以便人类今后能够更好地应对此类重大传染性疾病。

加拿大民调: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信任高于相信自己人-疫情-新冠肺炎

加拿大民调: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信任高于相信自己人|疫情|新冠肺炎
原标题:加拿大民调: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的信任高于相信自己人加拿大与美国的边境(图源:路透社) [海外网5月6日|战疫全时区]据《多伦多太阳报》当地时间5月5日报道,一项最新在线民意调查显示,新冠肺炎疫情疫情破坏了加拿大人对美国的信任,而美国民众对加拿大人的集体信任高于对自己人的信任。 莱格市场研究与分析公司连同非营利组织加拿大研究协会于上周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只有33%的加拿大人对美国人表示信任,而去年11月的类似调查中这一比例为58%。在美国居住的受访者中,有71%的人表示他们信任加拿大人,而对美国同胞表示信任的人则为67%。 加拿大研究协会主席杰克·杰德瓦布(Jack Jedwab)说:“人们对美国的信任普遍正在减少。” 杰德瓦布表示,在美国,深层政治已经出现分裂,比如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暗流涌动和即将到来的大选,而新冠肺炎疫情似乎正在扩大这些分歧。然而加拿大的情况正好相反,没有看到像美国那样的分裂。 杰德瓦布称,加拿大人已经看到美国再次展示出了他们特有的形象:大批示威者穿着军装前往州议会大厦前呼吁宪法自由,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人们前往海滩聚会,去理发店理发,重新开张那些长期停业的小企业等等。这让公共卫生官员感到无奈,他们担心疫情的再次暴发会更加严重。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表示:“我们将再次建立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体,而且发展速度将很快。现在是时候该回去工作了。” 另一项民意调查还发现,一旦取消旅行限制,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有34%会到加拿大度假。而相比之下,只有19%的加拿大人考虑去美国。杰德瓦布认为,短期内两国之间对非必要旅行的禁令将不会取消。